设为首页 | 收藏本站
 
新闻详情

爱用拳头说话的女孩

 二维码
发表时间:2013-11-26 09:17

我很难把面前这个长相甜美的女孩跟老师所说的那个贪玩、打架、抽烟、偷爸妈钱、划自己胳膊、顶撞师长、成绩一再下滑、号称小太妹的陈芳芳联系在一起。

   陈芳芳是经老师和家长的建议才来找我咨询的,之前我和她的爸爸谈过。

   陈芳芳的爸爸部队转业后在公安局工作,性情直率、脾气暴躁。他告诉陈芳芳小时成绩很好,就是有些被溺爱,长大了却开始挨打。近期因为陈芳芳常把自己反锁到屋子里不出来,觉得蹊跷便踹开门,看到陈芳芳用刀划自己胳膊,于是不问青红皂白地踢她。在谈话中,陈芳芳的爸爸多次用“制服”这个词来说孩子。

   “老师,你看我像打架的吗?”陈芳芳问。

   “我想打架是有原因的吧?”

   “是的,老师你说奇怪不奇怪,越让步却越受气,被逼无奈了扬起拳头,他们就怕你了,还来讨好你。哈,打完架却有了朋友!”陈芳芳自嘲式地摇摇头。

   “被逼扬起拳头?”

   “嗯!我在初一时挺安稳的,成绩不好,很受大家冷落。我后桌的男生总挤我,说了他很多次都不听,有一回我忍无可忍,也不知从哪来的勇气,就回身给了他一拳,正好打在他脸上,他当时傻了,后来再没有人欺负我。还有一次其它班的人来我们班找茬,我碰到了,插了一杠。从那以后我们班的人都喊我大姐大有事都来找我,挺风光的。其他班里也有人找我,要跟我交朋友。”

   我说:“你听过不战而屈人之兵这句话吗?”

   陈芳芳摇摇头。

   我向陈芳芳解释这句话的意思,并告诉她:一个人真正的厉害在于让人内心真正尊重,心里真正服你,而不是表面的服从。“无度忍让”和“用拳头说话”是交往的两个极端方式,在遇到伤害、欺负、有不满和怨气的时候,我们需要的是理性的沟通,适度的反抗,恰当表达情绪。而这些交往方式也是需要学习的。

   陈芳芳若有所思。

   我问:“能说说和朋友的感觉吗?”

  “跟朋友在一起挺刺激的,体验了我这辈子都想不到的事情。反正特自由畅快。”

  “在家里不自由畅快吗?”

  “家里?”陈芳芳好似很不屑提起这个词,“我爸对我像对他的犯人……”陈芳芳讲起了爸爸第一次打她时的情景。“我知道怎样最能激怒老爸,”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道:“就是不屑。我犯大错时没怎么揍我,但只要我不开口,对他的话不屑一顾,我爸就火。”

  “你老爸哪些地方让你感到不屑?”

  “怎么说呢?他放纵自己还来管我。”

  “放纵?”我好奇地问。

  “他说我打架,他才每天打架呢!小时候跟他出门,几乎回回有场架。现在平均每两天也看不见他一小时,还有半小时是喝醉的,见了我就训,说我如何让他失望。他打我打得很重,每次打完却又会向我道歉或买礼物,可是下回还打。我都被的疲了,训疲了。”

  “其实,你很在意爸爸,以及他的评价的。”

  “也许是吧,”陈芳芳说起小时候爸爸对她的疼爱,说起爸爸偷偷给她买妈妈不允许的玩具,说起带她出去玩的情境,目光变得很柔和。“很怀念小的时候,但现在很恨他,说不清。”

  “恨他什么?”

  “恨他动不动就打我,恨他总不回家,恨他说我让他失望……”听陈芳芳讲“恨”,我想起曾看过的话一句话“恨是爱的表现”。陈芳芳用反抗、叛逆甚至自残的行为,来表达的是她对爸爸的恨;她用这样的语言表达,是希望爸爸常在身边、宠她、爱她,鼓励她。而且我越来越感觉到,陈芳芳就像是爸爸的翻版:暖水瓶-------外冷内热的性格、直率义气、自尊心强、用拳手赢得尊重和面子,用拳头表达情绪情感。

   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,孩子从1岁拥有自我意识之后至青春后期,个性都处于不断发展、逐渐形的过程中,此时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个模范榜样。在日常生活中,家长的待人接物、为人处事的方式,会在潜移默化中影响着孩子的行为模式。陈芳芳从小耳濡目染了爸爸的冲动性暴力行为,以及率直、义气、豪强的硬汉作风,逐渐认同了父亲的性格,内化到了自己的个性中。

  “这种恨,其实是爱。”我斩钉截铁地说。

   陈芳芳低头沉思。

   陈芳芳说他们家特不习惯谈爱。我鼓励她尝试向爸爸直接表达她的想法:她的爱、她的需要、她的不满等等。最后陈芳芳答应写封信试试。

   我觉得陈芳芳的问题,表现于学校,其实形成于家庭。改变要从认调整开始,除根要从家庭沟通的改善开始。

   于是我约陈芳芳的爸爸再次见面,向他真诚地说出陈芳芳内心的感受。这个刚毅的男人听到女儿爱他恨他时,流泪了。话匣子一打开,就收不住了,陈芳芳的爸爸打开他的内心世界:他谈起他的奋斗历程、工作压力、家庭中烦恼、教育孩子的困惑……

  “你别说,陈芳芳和我还真有些相像。可行为相似,思想却远远不成熟。”

 “你到什么年龄,才思想成熟的呀?”

   这个问题让陈芳芳的爸爸乐了。我告诉陈芳芳爸爸: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。孩他意识到他和女儿需要一个好的沟通渠道,意识到孩子的成长需要过程、需要时间、需要等待。

   最后他长出了一口气,像是把压抑己久的苦闷都甩出去,又像是要为过去作个了结,他说:“今天对我的触动很大,我是需要改变……“虽然没有再说下去,但我想他己经知道怎样更好地做父亲了。我建议他给女儿写封信,说说心里话。

     陈芳芳后来又来咨询过两次,说爸爸变了许多,但更多的是说自己。她说自从打架以后,其实是变得不自信了,不知同学怎样看待,会不会用“疯“来形容她。还说疯玩的刺激过后很失落,却不知怎样回到正常轨道上来了。我鼓励她去改变,设想改变会遇到哪些困难和阻碍,以及怎样克服。感觉每次来,陈芳芳的信心就会增加一分。

   一个月后,陈芳芳的爸爸打电话给我,说陈芳芳变乖了,不打架了,成绩也有进步……